社会服务_警惕社会服务"暗箱"采购
位置: 首页 >课件 > 幼儿课件 > 文章内容

社会服务_警惕社会服务"暗箱"采购

2019-10-05 10:38:38 投稿作者: 点击:

  记者近日在陕西、广东、上海等地调研发现,由于政府采购社会服务制度不完善,不少地区存在“暗箱”采购社会服务的现象。而中央、地方为完善、推广政府采购社会服务进行的改革试点也不尽如人意,需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尽快在中央和地方建立“头尾把关”的政府采购社会服务制度。   “暗箱”采购社会服务   今年42岁的张涛是西安市拉拉手特殊教育中心理事长、全国知名的自闭症儿童教育专家,提起政府采购社会服务,她直冲着记者苦笑。“‘拉拉手’虽然是西安最好的自闭症儿童民间教育机构,但苦于没有任何政府背景,至今没有直接从政府手里拿到一笔采购资金。”   张涛告诉记者,目前在自闭症儿童服务方面,政府有专项补贴资金,每个孩子每年1.2万元费用,但是这笔钱直接给了与政府有关系的医院,这些医院有的受限于条件不够,把其中一部分钱又转到民间机构,不过要收取回扣。有一家医院向张涛提出,每个孩子的服务费用要收4000元回扣,被她拒绝了。   张涛说,回扣渗透到慈善,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不过在向政府求助资源的过程中,还是常有人暗示她要请客、吃饭、送礼。有一位官员直接对她说,慈善就是做人际关系,得吃吃喝喝,不这样,我们怎么把钱给你?   为智障人士提供社会服务的慧灵西部平台办公室总干事张丽宏说,政府的钱,拿的时候是人为因素占了重要原因,花的时候却很舒服,几乎没有实实在在的监管。2008年国家规定,为智障人士办一家民间服务机构,可由残联提供20万元筹办经费,全国一下子涌出了一大批慈善组织,其中不少是残联关系户办的,但等20万元用完后,不少组织就倒闭了。这20万元是怎么花的,为何那么多政府提供经费支持的组织会倒闭,没有人深究。而在西方慈善组织发达的国家,如果政府资金资助的社会项目失败,是要问责的。   据记者调查,由于政府采购社会服务制度的不完善,政府“暗箱”采购社会服务的现象在国内很多地方都存在,即使在社会建设发达的深圳,“暗箱”采购在基层也不少。据一份去年12月才完成的民间资料显示,深圳有的区在进行政府采购时,对象主要是与政府业务主管部门相关的社会团体,别的社会社团很难进入政府采购圈子。   改革试点不尽如人意   为完善、推广政府采购社会服务,中央和一些发达省份都进行了改革试点,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还是很多,需要进一步加大改革。   从2012年起,中央财政每年安排2亿元专项资金,用于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这是中央财政首次对社会组织进行重大专项支持。不过,这些资金并没有彻底向社会公开招投标,它需由各省民政厅对当地社会组织筛选后报民政部确定,这就给社会组织公平参与政府采购留下了隐患。   有一位社会组织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她在申请中央财政项目时,由于人员不熟,连当地民政厅的门都没有进去。后来为积累人脉,去年年底自己主动到民政厅帮忙干了几天活,今年申请项目,被批准了。   在配套政策上,此次中央财政购买服务不给人头经费和行政经费,而要地方财政配套也出现了大问题。如陕西省,财政没给配套资金,社会组织大多又很弱小,使得原本有希望承接政府购买项目的不少社会组织,要么放弃购买,要么做假账,把人头经费和行政经费抹平到中央财政采购资金中。而做假账对慈善来说是巨大的错误,在国外是天大的丑闻。   相对中央而言,上海、广东、北京等省份在政府购买服务方面进行的改革试点更早,也更向前推进一步。以最早试点政府购买服务的上海市为例,目前不仅上海市民政系统支持的政府购买服务项目实行了公开招投标,而且政府其他部门也开始搞公开采购社会服务,如上海市教育局对当地少数民族学生教育就实行了公开采购。在对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效益评估方面,上海市民政系统也率先在全国实行了第三方抽检评估制度。   不过,地方进行的改革试点不足之处也非常明显,目前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政府公开招投标购买服务还没有拓展到所有部门,“暗箱”采购的空间仍然不小;二是虽已有第三方评估,但是健全的政府购买服务的效益评估体系至今未建立起来;三是配套政策不完善,如上海市直到现在尚未解决财政购买服务时不给或少给人头经费和行政经费的问题。   为了有效解决政府“暗箱”采购服务的问题,国内多位专家和基层官员建议,我国应尽快建立“头尾把关”的政府采购社会服务制度,这项制度至少应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   一是大力抓公开招投标,凡社会组织能承接政府职能转移的社会服务项目,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应采取公开招投标购买的方式进行。   目前广东省已根据政府职能转移,发布了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的部分项目目录,使得一大块社会服务可以采用政府招投标采购的方式进行。如深圳市现已把69项政府职能转移给社会组织,每年购买社会服务的财政资金超过了65亿元。   而国内其他省份由于改革力度小,在扩大政府公开购买服务方面的空间非常大。据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原司长、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预测,如果我国全面推开政府公开采购服务,采购资金每年应在1万亿元以上。届时,将大大缩小政府“暗箱”采购服务的空间。   二是抓项目效益评估,即要建立健全效益评估体系。现在政府购买服务的效益大多由政府自己来评估,即使有第三方评估,也大多是由政府找的专家、学者构成,这样的评估缺少公信力。   中国基金会中心网总裁程刚等专家说,项目效益评估的关键是要建立真正独立的第三方评估,这样才能取信于民。也可以学习香港的经验,由社会服务的使用者提供评估数据,这些人由于自己的切身利益,提供的评估可信度非常高。同时加大问责力度,让提供不合格服务的社会组织退出这一领域。   三是完善配套政策。上海交通大学第三部门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徐家良教授建议,目前我国政府采购服务都是由各部门自行招投标,为提高采购效率和透明度,今后可纳入集采机构统一的招投标平台。同时,在财政采购资金中加入项目运作必须的人头经费和行政经费,以解决社会组织的后顾之忧,避免再出现做假账的现象。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