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争 [生命与死亡之争?]
位置: 首页 >课件 > 体育课件 > 文章内容

生命之争 [生命与死亡之争?]

2019-12-29 09:45:02 投稿作者: 点击:

  

  3月31日,靠生命维持技术存活了15年的美国女植物人特莉・夏沃,终于在法院批准对其实行“安乐死”、拔掉进食管后的第13天,画上了生命的句号。特莉・夏沃个人的命运无疑是令人深深同情的,围绕着她的生死所展开的争斗也颇耐人寻味。

  皮内拉斯帕克,佛罗里达州这个原本平静的小镇近来吸引了无数媒体的眼睛。10岁的小男孩乔希・赫尔德里思,为了要干一件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而被警察逮捕,获释后他表示,如果有机会他还会接着干。乔希只是一大群人中的一个。和他一样,另有几十个人,为了要干他们认为正确的事而同样遭到了警察的逮捕。所有这些人,当他们想冲破医院外警察的阻拦,执拗地给15年前因为脑损伤而被确诊为植物人的特莉・夏沃女士送水的时候,当有人甚至准备使用武器去“解救”她的时候,他们绝没有为自己违犯了法律而感到羞耻。相反,他们觉得自己是在挽救一个生命,信仰驱使他们不得不这样做,所以他们心中除了对特莉的极大同情,必然还有着一股强烈的正义感甚至自豪感。因为无论法律如何规定,它终究不能代替道德。对他们来说,绝对的真理和正义,只存在于上帝的教义之中,而根据教义,拔除供给营养的进食管,让特莉的生命在饥渴中逝去,这绝对是不人道的,是邪恶的,是谋杀。所以,明知是犯法,也要做自己该做的事,也必须站在正义一边。对于皮内拉斯帕克小镇上那些抗议法院裁决的人来说,这是他们义不容辞的,或许也是惟一的选择。同样,在特莉・夏沃生命中最后的那段日子里,相信美国各地还有许许多多虔诚的教徒,虽然不能亲赴现场,但也在为她祈祷,他们期待着奇迹的出现,能留住这个仅有41岁的生命。

  特莉・夏沃的生死不仅搅动着佛州的这个小镇,也同样搅动着整个美国。皮内拉斯帕克发生的一切,只是聚光灯照射下最亮的那一块。在那些灯光相对暗淡的地方,不同的人们也在演着各自不同的角色。

  

  沉默,面对死亡

  

  美国州和联邦法院对于安乐死都有过判决。联邦最高法院1990年的判决表明,是否应该结束处于植物人状态的病人的生命,最重要的依据,是病人自己是否曾经就此留下过明确的遗嘱。在特莉・夏沃的案例中,她的丈夫和监护人迈克尔・夏沃声称,特莉以前曾经表示过,自己如果成为植物人,不愿意依赖营养供给存活。所以他向法院申请拔除她的进食管。在迈克尔的对立面,是特莉的父母兄弟,他们不相信已在病榻上躺了15年的特莉已经失去了知觉,他们反复强调她仍能够与人进行沟通,仍然留恋着生命,他们不愿意就这样把她交给死神。于是,两种不同的观点通过法院的官司反反复复争论了近十年。在引起全国性的高度关注前,特莉的生死已经让佛罗里达州政府的各个部门之间发生了多次交锋。近年来的斗争形势一直是法院站在迈克尔一边,而州长杰布・布什和州议会则尝试着用各种方法延长特莉的生命。

  当此事呈现在全体美国人面前的时候,绝大多数人是支持拔去特莉赖以维系生命的进食管,以结束她的生命的。这么说虽然听起来有些残忍,但是这种观点背后有着充分的理由。大多数美国人认为,既然医生已经诊断特莉为植物人,那么此事就应该由病人的家属来决定。作为配偶,迈克尔认为按照特莉的愿望应该让她平静地离去,他的要求应当受到尊重,虽然他现在已和别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并且有了孩子。但是,这些数量上占绝大多数的人在特莉生死这件事上并无多少利益瓜葛,这或许让他们满足于作为看客,而他们的立场也决定了相对沉默是更恰当的选择,因为支持让一个人死掉的想法是不便于大声喊出来的。

  

  情感,抑或政治?

  

  根据3月底的民意调查,迈克尔的要求得到了大多数美国人的支持。在一件争议这么大的事件上民意倾向如此明显多少令人意外。这当中起了最大作用的,当属美国的国会和总统布什,只是这种作用与他们的初衷相背。不甘寂寞的他们曾经很想在整个事件中扮演个角色,所以就走进聚光灯下的光亮处演了一幕。他们以几近夸张的动作迅速通过和签署了一部关于特莉・夏沃的法律,允许她的父母把自己的诉讼提交联邦法院,以寻求在佛州法院无法得到的有利判决。特莉的父母几乎将法律诉讼进行到了最后的时刻,而联邦法院始终也没有给他们任何机会。

  国会和总统立法时的逻辑很明确:既然佛州法院的判决不能让败诉的一方心服口服,那么就让联邦法院根据同样的事实和双方各自原有的申辩再审看一下,又有何不可呢?但对反对者来说,这一举动中的问题不仅在于国会和总统利用自己的职权支持一种保守主义倾向明显的观点,更在于他们对美国三权分立体制的冲击。作为立法和行政部门,他们反对的是佛州法院的判决,是在干涉司法。于是他们招致的反对,不仅是道德上的,还有政治上的;不仅来自与保守主义价值观相对立的自由主义阵营,也来自保守主义阵营内部那些坚决反对政府干预个人事务的群体。美国媒体惊呼:保守主义阵营内部出现了裂痕!

  让人稍感惊奇的,是国会民主党人在立法过程中的表现。屡战屡败的他们曾经发誓要在各条战线上与对手进行坚决的战斗,然而此次他们却没有进行任何有效的抵抗,一路跟在共和党后面。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应该是他们不愿意把这件因为涉及生死而非常感情化的事政治化,不愿扮演一个“不人道”的角色,被扣上“扼杀生命”的帽子。所以他们就和多数美国民众一样,选择了低调行事。此外还流传着一个“阴谋论”色彩浓厚的说法:鉴于法院和民意都站在保守派的对立面上,民主党便居心险恶地故意放手让共和党去瞎折腾,等着将来他们遭了报应,自己就可以幸灾乐祸。于是,这次事件虽然再一次被媒体炒成是导致“国家分裂”的风波,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分裂并不以党派划线。只是“阴谋论”似乎也已经有所应验,3月底布什的支持率创下了45%的新低。据分析,这跟他在特莉一事上伸手太长有关。布什也似乎是吃了一堑后长了一智,此后便不再对这件事有过多的说法了。

  其实,布什和国会共和党之所以高姿态介入,确实是有政治上的打算的。他们所要讨好的对象,是皮内拉斯帕克小镇上的那些抗议者,以及这些抗议者所代表的、在美国民众中只占一小部分的被称为“极端保守”的宗教群体。这个群体是共和党和布什总统的铁杆选民,是他们得以赢得今日之政治优势的基本力量。这个群体中的人们对已相当保守的美国社会中残存的自由主义成分极其不满,他们很多人把特莉・夏沃事件所爆发出的情绪与自己对过去几十年间堕胎权扩大的仇恨联系在了一起,有些人本来就是反堕胎的活跃分子。

  虽然这些人只是少数,但在多数人无法或不愿占据道德制高点而选择沉默的情况下,他们便成了整个事件的主角,极尽所能地煽动着人们的情感,向世界兜售着自己的价值观。从他们身上人们可以看出,在民主和言论自由的政治中虽有人人平等的原则,但不同的人在热情和能量上的差距,对最终的政治结果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在美国这个宗教和情感气氛浓厚的社会里,事情更是往往如此。

  

  突显社会真实状态

  

  特莉・夏沃个人的命运无疑是令人深深同情的,围绕着她的生死所展开的争斗也颇耐人寻味。在美国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下,这一切就像是舞台上的一出戏一样呈现出来,戏中的角色各怀心思各执一词地掀起一次次的剧情冲突。这出戏的基调可能与大多数美国人的愿望不一致,但在很大程度上也如实地反映了当今美国的真实状态,暴露出美国社会政治在制度和价值观层面存在的诸多矛盾。保罗・克鲁格曼作为《纽约时报》的专栏评论作家,观点中常带有明显的倾向性,但他有一句话说得非常正确:“特莉・夏沃的案例确实是一个机会,突出显现了美国正在发生着什么。”如今,这个女子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人们也永远无法了解她离去前对自己周围发生的事是否还有感受抑或是有着怎样的感受。但特莉・夏沃的名字定将被不同的人赋予不同的象征意义,长久地留存在美国的记忆之中。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